【叶周/王黄】龙潭直闯(2)

写在前面:

* 和我家武士太太 @惟君寄相思  联文,前面的章节在这里:

     

* 古风paro,主CP 叶周/王黄,副CP出现章节打tag

* 私设多,OOC,风格多变(手癌严重,本章在刷好感度的路上一去不复返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二章


叶修拖长了声音,倒也不着急把话说完,只是似笑非笑地盯着闻言回头的周泽楷。周泽楷疑惑地思考了好一阵子,终是从身上摘下一块青纹琉璃佩,递向对方。那玉佩色泽明丽,晶莹剔透,一看便知非是凡品。

 

叶修低笑,没有接过玉佩,只是摇了摇头。

 “兴欣虽是市井茶楼,我们陈大老板娘却是自有独到眼光。且不说那白瓷青花壶、黄花梨木凳,便是那洒了一地的茶水也是矜贵。” 说着还向满脸惊讶的老板娘使了个眼色。

“但你我多年知交,什么玲珑玉石珍稀物事倒是浅薄了感情。有道是春宵一刻值千金,倒不如让小侯爷赔点儿时间,陪哥吃个小茶,唱个小调。不知小侯爷意下如何?”

 

一直随侍在旁的江波涛听到方才那瞎扯胡诌就忍不住想出言劝止,但看到自家小侯爷脸上透着的浅淡笑意,也明白他是心中清明却不点破,便也随了去了。

 

“好。”

周泽楷上前一步,弯身把那琉璃玉佩系在叶修腰上。

“也给,前辈。”

窸窸窣窣的动作,顺着动作垂落的发丝,让叶修有点心痒难耐,幸而对方很快便系好退开,满足地看着自己。

“好看。”

 

“小周今儿话挺多呀,莫不是有什么欢喜事儿?”

周泽楷一愣,之前自是不觉自己有什么异样。心思流转间,左手不自觉便抚上腰间青玉扇上的垂穗,边是琢磨着叶修所说的欢喜事儿,边是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摩挲。窗外一片夕阳的余晖打进来,熏出一点微红,黏糊着把这静谧的空间团团裹住,连时间也似是无法流动了。

欢喜事儿没想出来,越是细想倒越是有些个影影绰绰的思绪喧嚣着纷涌而出,也拿不准是喜是悲,是涩是甜。周泽楷自小便只一心钻研武学,要冷静拆解招式战局是易,要斟酌世故人情却是无从下手。再者本就不是能言善道之人,此种难以喻之于口的心绪更是不知如何说起,只能无措地看着叶修眨眨眼。

 

叶修没有错过周泽楷的小动作,对他心中所想所念也不是全无头绪。原本不过一句调笑之话,可这实诚的小家伙这般认真思考却是出乎叶修意料。

“好好,小周见着哥就欢喜,都懂都懂。”上前抓过周泽楷的手,便是一副要把人拽走的阵势。

“人我就带走算账去啦,你们大家也散了吧。”

周泽楷看向自家副将,略一点头,便随着叶修大步离去了。

 

“他这鬼话连篇的唬谁呢。”说话的正是老板娘陈果,才缓过神来却发现那两人已是无踪影了。

“大概又打着些个什么如意算盘吧。”茶馆的账房先生安文逸倒是不甚在意,“莫凡方才也是受了点轻伤,跟我来看看吧。”回头瞥一眼莫凡,安文逸便也出去了。

莫凡挂个打手的名头留在兴欣茶馆,武艺不至于出类拔萃,却有一身闪躲逃生的好身法。原本估摸着自己也是几处皮外伤而已,过几天便能自愈,只不料被安文逸看出来了。也不知是走是留,望着安文逸的背影,最终还是默默跟了去。

 

 

这边厢叶修领着周泽楷出了茶馆便一路往城郊走去,路上走走停停,这儿买串糖葫芦,那儿顺个肉包子,把周泽楷手里嘴里都塞得满满当当的。知是叶修的一番好意,周泽楷便就十分努力地把小吃全都解决掉。好不容易出了市集,那些吃食也所剩无几了。周泽楷轻轻拉了一下叶修衣袖,在他疑问的眼神中把最后一块松子糖放进他口中,暖暖一笑。

“前辈,喜欢的。”

 

那般笑容,仿佛一下子把时间拉回十几年前。

 

那时周侯爷府的小娃娃方及韶年,叶左相府上俩小哥儿也尚未束发,加之王将军府上的小公子,几人一道入宫给两位皇子当伴读。如今俊朗无双的周小侯爷,孩童之时也自是粉雕玉琢一娃儿,但却是过于羞赧,常常张口无言,只得扑闪着眼睛看着大家。处久了众人也是明了他这性子,多加照顾却少有戏弄。一群半大的娃娃小打小闹不绝,情谊却是日益深厚。

只除却那终日神出鬼没的叶修。虽是时常溜号,脑子却是一等一的聪明,武艺更是青出于蓝,老太傅只得摇头随他去了。但他自个儿溜号也就罢了,却偏生最爱拉上乖娃娃周泽楷一起溜,逛个市集吃个馋嘴,掰段树枝比一下剑法,潜入书房看些个书卷,玩得不亦乐乎。周泽楷乃是侯爷独子,平时家教甚严,再加上那羞赧的性子,这些事儿是从未有过,好奇之下就也跟着去了。一来二去二人便熟稔起来,每当叶修拿各种小吃食故意戏逗周泽楷时,周泽楷也都是细吞慢咽吃个干净,然后报以暖暖的笑容,丝毫不觉有异。

 

过了这么些年,历经种种世事变故,这笑容却是始终如一,看似浅淡但满是真心诚意。

 

叶修把糖咬在齿间,舌头不经意舔过对方尚停在自己唇间的指尖,便感觉到到周泽楷手一颤,马上收回手,拿出手帕擦拭手上的糖粉,便又匆匆前行了。

“走这么急,知道去哪里吗?”

“镜湖?”

“呵呵,沐橙说那片儿的画舫这阵子挺妙的,哥带你去找个乐子。”

 

夜空星幕之下,城郊这镜湖上却是灯火通明,星星点点缀着那些画舫游船。

矮桌上放着一壶龙井,几碟小菜。两人也不怎么动筷子,茶水倒是一杯接一杯下肚。周泽楷手里端着茶杯,倚着厚软的靠垫,出神地看着船外墨染般的湖水。

“月色真美。”

周泽楷也没接话,只是坐正身子转头看过来。只见叶修闲适地半靠在软椅上,没有看向外边月华水色,倒是上上下下来回打量着自己。

“刘皓……”

可真是不懂情趣——叶修暗自咕哝了一句。

“嗯……虽说大隐隐于市,可是我们这茶楼也是忒高调,被他觉察了什么端倪也不奇怪。”注意到周泽楷眉头微皱,叶修笑着叹了口气,“没事的,刘皓对我心怀芥蒂也不是一天两天,茶馆那群小家伙也渐渐能帮上忙了,况且还有我们堂堂禁军统领的周侯爷不是?”

周泽楷点点头,一双眼睛似是藏了万点星光,亮亮地看着叶修。

“一定保护前辈!”

“扑哧,小周怎么还是这么可爱。什么时候赢了哥再让你保护吧。”

“打,现在。”

“小孩子家这么认真。也好,看看小周进步了多少。”

 

叶修脚一点地跳出画舫,再一个打转翻身便稳稳落在画舫顶上,抽出腰间短剑做个起招式。周泽楷也立刻跟上,白衣翩翩一掀一旋便立定在叶修对面,手中拿着的赫然是那青玉扇子。扇子名曰碎霜,扇面以刚玉制成,青色流光剔透,却是极硬,神兵宝剑也难以损其一二。

 

两人眼神甫一对上,叶修便飞身向前攻去。周泽楷脚尖点地借力飞纵半空,横挥碎霜。嗖的十数枚钢针从扇骨先后发出,手腕一转一抖间,又是一轮钢针铺盖而来。周泽楷对内力的控制可谓炉火纯青,钢针上受的内力不同,飞出的速度也是各自不同。看似杂乱无章的针雨,最终却是以覆灭之势飞向叶修,仿似重围隔绝退路。

“这碎霜是耍得更上道了嘛!”

叶修说着便一个矮身,手中短剑左挑右捻,剑影快似无痕,只听着一串叮叮当当的声音,就见他身子从缺口滑出,以剑借力,再次飞向周泽楷。

这一连串动作只在电光火石之间,眼见这湖上无处借力,周泽楷也就干脆向前迎上叶修的剑。青玉扇已合上,作短剑之用。刹那间短兵相接,攻守交替你来我往。两人出招均是既快又准,半招未使完却见对方已是尽数拆解,攻势后发而先至,便又变招格挡。

叶修的攻势愈发紧逼,周泽楷耐心周旋寻找反击的时机。二人贴身而战,踏步湖面之上如履平地,向来平静的镜湖溅起一串串水花。叶修灵机一动,卖一个不起眼的破绽,周泽楷虽看出有异,却也自信,向叶修攻去。破绽既是对手之机,也不是不可利用。哪里料到叶修竟是不再使力,直直栽入湖水之中。

这漆黑的湖水中寻不着人影,周泽楷刚想跳开之际,一柄短剑便横在他胸前。

“差一点呢,小周。”叶修的声音带着湿重的水气从耳后传来,那么温润,却又满是傲气。

周泽楷抿抿嘴,点头。

叶修放下剑,一手环上周泽楷的腰,抱紧,然后突然就把人拽进水里。

“不服气?哥再陪你一场,水里。”

 

待两人在湖中玩闹够了,已是月到中天。

湿漉漉地往船上一躺,也无甚气力再起来收拾。周泽楷手中还握着碎霜把玩,一边听着叶修有一句没一句闲扯。突然注意到叶修盯着自己扇子上的垂穗看,一下紧张便握紧了。

“小周挺喜欢这玩意呀,哪家姑娘送的?”

等了好一阵子,才听到周泽楷细若蚊蝇的声音。

“不是,姑娘。”

回想起上次碰到那人的场景,那人随手抛来的剑穗,周泽楷心中一阵恍惚。叶修见状只得低头苦笑。

“做工还挺细致,颜色也是跟你碎霜一样,这可是有心人呀。”

“不……”

“可别被拐走了啊……”叶修低声咕哝。

 

 

另一边厢,王将军府上这夜却是不得安宁。

回府后王杰希便让下人给夜雨收拾一下,与刘小别同住一个房间。一来夜雨有伤,同住有个照顾,二来二人年龄相仿,又是少年心性,可以多有交流切磋。

本应是这样的……王杰希默默叹气。

 

“刘小别刘小别,给我讲一下你们将军府的事儿呀。我可是初来乍到不懂规矩,要是冒犯了哪位大人碰了哪些个不应当碰的物事可就大大不好了!到其时我被扫地出门,你也不好给将军大人交待不是?将军大人可是说让我随着你学的,可你这一声不吭的是个什么意思?”

刘小别一脸苦痛地整理着床铺。

“哎我说你别转头不说话啊。我虽然没有像你们那个小侯爷那样长的妖怪一样好看,好说歹说也是玉树临风翩翩公子不是?你今天也是看到我的十三妹了呀,那些个达官贵人都赞不绝口。我这扮相可是……”

刘小别一脸苦痛地把自己埋在被铺里。

“刘小别你别睡啊,你不爱说话就罢了我明儿找别人问去。我给你说说我这学艺唱戏的事儿吧。这个得说来话长了……”

 

一夜皆是话。

 

 

“将军,臣请到许副将那边小住一阵。久未与许兄切磋有些技痒,也想是兄弟小聚一番,望将军恩准。”


-TBC-


评论(4)
热度(33)

子语

©子语
Powered by LOFTER